微课研究不要钻进“牛角尖”
发表日期:2015年6月10日
 
 

转载于王竹立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wzl63

引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ff4c090102vdeu.html

王竹立

中午在中山大学荣光堂咖啡厅,与《用技术解决问题--教师信息素养88个情境实例》一书的三位作者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会见深入热烈的交谈。虽然我们都是第一次见面,但早已非常熟悉了。网络拓宽了人们交往的形式,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来之前,本书的第一作者紫竹老师通过微信发了一篇关于微课的论文请我看看,于是话题就围绕对微课的看法展开。我说我要写一篇博文系统阐述我最近对微课的观感,题目就是本文的标题。

去年的724日,我写过一篇博文《微课万勿模式化》,今年再回过头来看,我当时的担心不是多余的,微课不仅越来越被模式化了,而且还钻进了牛角尖。我知道这样说会使很多同行和师友们不高兴,但爱吾师(友)更爱真理,作为学术观点的争鸣,我以为还是可以的,而且也是应该的。

钻“牛角尖”的表现有几个方面:

一,围绕什么是微课、微课程,花费了太多的时间与精力。光定义就可以列出十几家,众说纷纭,莫衷一是。我始终认为,微课就是围绕一个小知识点的10-20分钟以下的教学微视频,其他附加的什么教学大纲、教学计划、教学活动、教学评价、教学练习、教学反思等等,都不是它的本质特征,可要可不要。如果一定要把那些东东都加上,才能算微课,那不是把微课定宽了,而是定窄了,不是钻牛角尖是什么?如果没有那些附加东西的微视频就不能算微课,那又怎样?只要有人喜欢看,能在教与学中发挥作用就够了,谁稀罕微课的名号?

二,微课的出现,本身就是网络时代碎片化和去中心化的一个表现,现在又提倡要搞把它搞成系列,而且试图用这种专题化的系列微课来解决学习碎片化的问题,我觉得不是特别必要。就好比一只打碎的花瓶,与其花费很大的力气将碎片复原,莫如让每个人利用这些碎片拼出个性化的图案。今天学习者利用微课开展的碎片式学习,更多时候不是为了建构某个完整的学科知识体系,而是为了建构个性化的知识体系。至少我个人是这么想和这么做的。所以我看微课,从来不关心它是否符合专家们主张的“完整性”,而看里面有没有自己感兴趣的内容,对自己有没有什么启发?是否弥补了我自己知识结构中的某个缺陷。我有时看微课会跳着看,或只看一半,一旦发现某个观点对自己有启发,或者使自己想到了什么,我会立即停下来,把思考和感想记下来。至于以后还会不会继续看那个没看完的微课并不重要。

三、很多专家试图用微课来改造课堂教学模式或结构,我个人以为作用不大。微课可以作为一种补充资源为教师和学生所用,但企图用微课来作为教学主体,甚至发展出“微课教学法”之类,我觉得有些牵强。这种模式化的东西偶尔用用可以,但想普及推广,难!我一直认为,微课的前途在网上,而不是课堂。在《微课:课堂还是网络》一文中,这个观点已经表述得非常清楚了。我们应该跳出实体课堂来看微课,跳出学校校园来看微课,把微课放在网络时代教与学这个大背景下来考察,微课才有较广阔的前景。如果把微课的应用,局限在课堂上,也是在钻“牛角尖”。

钻牛角尖,虽然可以弄出一些高精尖的“成果”,但毕竟是死胡同,影响只能在比赛和获奖上。阳春白雪,和者必寡;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微课本来就是来自一线的接地气的“下里巴人”,还是别给它太多的限制,让教师自由发展它吧。

 

 
备注: